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今日视点 > 身高不足1米4,他点亮兄妹希望的灯火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由“法国中小学生禁用手机”想到的
 淮南,需要培育“马拉松精神”
 淮南也需要“老字号”
 “击鼓传花”与“众人拾柴”
 “破窗效应”与“补窗行为”
 莫把“空中炸弹”当儿戏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身高不足1米4,他点亮兄妹希望的灯火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6-6-16 6:43:18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
 

      淮南市潘集区祁集镇许岗村村民许圣杰,身有残疾,未曾婚娶,在弟弟、弟媳先后离世留下一双儿女成为孤儿时,他毅然承担起照料兄妹俩的重担,历经艰辛把兄妹抚养成人。如今,孩子们学业有成,这位孤残大伯的事迹也在当地被传为了佳话。身高不足1米4的许圣杰以自己的行为书写了一个大大的“人”字。

      困苦磨砺  孤儿兄妹品学兼优

      6月间,淮河早报、淮南网记者来到许岗村见到许圣杰时,他的身边还有个小伙子,这便是许圣杰的侄儿许永。听说大伯最近身体不好,正在芜湖安徽工程大学读大三的许永专门请了假,赶回家探望大伯。其时,许圣杰的侄女正在市二十一中读高三备战高考。

      许圣杰,这位68岁的农村孤残老人,抚养着的侄儿、侄女还正在读书,家庭的经济困难可想而知。家中的墙壁上,贴有许多侄子、侄女的奖状。提起晚辈,许圣杰很自豪,侄儿已上大学,侄女有着体育的特长,成绩也不错,之前已通过了安师大体育生的专业考试,看来上大学基本没有问题。“小孩们有碗饭吃,我就放心了,我的愿望就是把两个小孩带大,以后有工作了,我就安心了。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侄儿许永这样表示,“大伯对我就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,我对大伯的感情就像对待自己父亲一样。”听到这样的话,许圣杰感到特别欣慰。

      不忘托付  坚持抚育侄儿侄女

      许永兄妹是一对不幸的孩子,早在他12岁、妹妹6岁时,母亲便去世了,此后没多久,他们的父亲也散手人寰,留下还未成年的兄妹二人。
许永告诉淮河早报、淮南网记者,“母亲在我上小学时就出去打工了,我在四年级时,她在外面因车祸去世,家里担子都放在了父亲的身上,父亲因为太过劳累患了肝癌,在我初中那年不治离世。”许永的父亲临终之际,将这对小兄妹托付给了孩子的大伯,许圣杰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:“他讲‘哥,我不行了,这个小孩子你要给我带出来,小孩子你不带出来可能落在人家眼下,要落在人家眼下,孩子明个受罪呐……’”

      当时一些人劝许圣杰:"你都自身难保了,怎么还能照顾两个小孩",但许圣杰坚持说,“有我一口吃的就不能不管两个孩子。”从此后,叔侄三人相依为命,许圣杰靠在村里做点裁缝活和种两亩田的收入养活侄儿侄女,两个孩子也很争气,上学期间一直品学兼优。

      再苦再难 不能耽误孩子求学

      孤残大伯付出的辛酸许永都看在眼里。许永说,“因为大伯身体不好,腿部有残疾,走路不方便,插秧、撒化肥都不行,每次下地都非常辛苦。”即便如此辛苦,在许永的记忆中,从没听大伯发过牢骚。“大伯每次跟我说,只要我们有能力往上上,不管花多少代价会一直供养我们上学。”
一个养活自己都困难的残疾人,却还要拉扯侄儿侄女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许圣杰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 许圣杰说,弟弟临终前的托付他至今记忆犹新,只要许永兄妹愿意,他愿意供养两个孩子上大学、考研究生。“答应他这个事,我一定要做到,不做到我对不起他爸、对不起两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 话虽这么说,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就拿3年前许永刚上大学时,高昂的学费可让许圣杰犯了难。“头一年上大学我真急了,一下要16000块钱,为什么呢?他那刚上大学时,需要的钱多,住宿费呀、生活费呀、书学费……”

      含辛茹苦  只为照亮兄妹前程

      最后,许圣杰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才凑齐了许永的学费。为还账,许圣杰的日子过得异常清苦。“我天天省着吃,早前拔两棵生葱就馍馍也行,掰两个蒜瓣吃一个馍馍也就过去了,中午我就下点面条,不要菜。”

      除了许永外,许圣杰还要为在潘集上高中的侄女筹备生活费,每个周末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坎。“她要钱反正我就给,没有我就借,快到星期天了我老早想点子,把这个钱给她准备好,不能空手叫小孩走呀,小孩到学校要吃饭的!”

      许圣杰说,好在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,现在想想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“我有时自己坐在那想想心里就难过,有时候想到半夜都睡不着觉,担心两个小孩子。这么多年我这日子是怎么过来的,我自己都稀里糊涂的不知道,难过又怎么办呢,还是要坚强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 当年照顾患有肝病的弟弟时,许圣杰也染上了肝炎。许永说,大伯这几年身体越来越差,自己打算毕业以后在本地找工作,一边赡养大爷,一边供妹妹读书。

      图一:今年68岁的许圣杰眼睛早已老花,还得靠干缝纫活补贴家用。
      图二:许圣杰和他培养的大学生侄儿许永。

(记者 张雪峰)
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