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书的味道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景区讲解不能“戏说”历史
 要让习惯性违章不再被“习惯”
 用榜样力量 滋润学生成长
 “阳春白雪”和“下里巴人”的一次
 交党费要有正确“姿势”
 游乐园开包检查伤了谁?
县区传真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 谢家集区基层党建述职评议严把三关
书的味道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4-13 9:16:10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
儿时读书,确切地说是在听我的启蒙老师——父亲讲书,常常是伸长脖子、瞪大眼睛,新鲜而好奇。什么“赵子龙一身都是胆,周灵王初生便有须”,上口又有趣。一经父亲阐释讲解,书的诱惑无法抵御,便缠着父亲教我认字,不认字没法读书,不读书怎能知道书中千奇百怪的故事?父亲最初教我认抄在针线包上的《三字经》。针线包长一尺八寸、宽八寸、厚半尺,外裱紫色缎面,内里是一层层可供折叠的大红铜板纸盒,系母亲的赔嫁之物。《三字经》全文为毛笔正楷,飘逸清秀,系父亲手书。正是得益于父亲的教诲,入学后的我读书学习如鱼得水。那时校园、街头常见小人书摊,小人书图文并茂、内容丰富,花二分钱便可读一本。将积攒的零花钱交到摊主手中,《黄香暖被》、《岳母刺字》、《杨门女将》、《苏武牧羊》……便储存脑海,忠孝节义长春藤似的在心田滋生蔓延。再后来读长篇小说《苦菜花》、《迎春花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林海雪原》……视野开阔,思如泉涌,习作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朗读。当时的书对于我,就像母亲年关熬制的麦芽糖,香甜可口、回味无穷。

从此钟情于书而割舍不下,可读中学时偏赶上闹书荒。我便一遍又一遍地赏读毛主席的诗词、文章,从中吸取精神上的营养。步入高中,书禁已得到实际上的缓解,我又有幸遇到状元之后、家学渊源的孙老师,他精通国史、文才出众。正是在恩师的指点下,我先后阅读了范文澜的史学著作、任继愈的哲学著作,以及《红楼梦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古典文学名著。那时书在我的心目中,宛如冬日里山野间一树树昂首怒放的红梅,暗香浮动,沁人心脾。

学生时代的阅读,为我走上社会、参加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这时的书,之于我已成为亲密伴侣,须臾不可离。它又像置于我案头的一杯绿茶,碧叶沉浮,清香怡人。

书益智,味醇厚,然读书绝非赏景品茗那般轻松闲适,它实在是费脑筋熬心血的活儿。正当我想方设法要冲破读书路上的关卡,病魔悄然来袭,且摆出了不拼个鱼死网破誓不罢休的势头。危难时刻,作为我最忠实的朋友——书,并没远我而去,而是紧紧地守护于病榻之旁。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以恢宏的气度、文学的笔触,为漫长的历史长廊塑造了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,蔡东藩的《中国历代史演义》,以翔实的史料、生动的文字,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历史画卷,还有莫言的小说,余光中的诗歌……无不为振作精神、坚定意志、击退病魔立下赫赫战功。“书犹药也”,苦涩中透出甘甜,善读之可以医“病”。

也许有人会问暮年读书的滋味如何?这,我已从一首儿歌中找到答案。那日黄昏去幼儿园接小孙女芷瑗,孩子仰起红润的小脸大声朗诵:“白开水,味道美,咕咚咕咚喝进嘴”,我突然有所悟,书味如同白开水,虽说不清道不明,可人世间又有谁能离得了它呢?

(王立丰)
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