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老物件里的旧时光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由“法国中小学生禁用手机”想到的
 淮南,需要培育“马拉松精神”
 淮南也需要“老字号”
 “击鼓传花”与“众人拾柴”
 “破窗效应”与“补窗行为”
 莫把“空中炸弹”当儿戏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老物件里的旧时光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4-16 9:36:12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  老家条几上的马头座钟的抽屉里放着一块手表。记不清多少年,它静静地躺在里面,几乎没有更换过地方。
那是一块老式的男式“上海”牌机械表,是父亲和母亲结婚时买的。但自我记事以来它就被放在座钟里,父亲从没将它戴过,似乎一次也没有。小时候,趁父母不注意,我不知道多少回将它拿出来,端在眼前一遍一遍地看。它沉沉的,凉凉的,银白色的表壳,不止一次它在我的注视下透露着某种说不出由头的威严,让我心生敬畏。我将它小心地套在自己的手脖子上,但表带太宽松了,以至于一直被我撸到大胳膊上才合适。我曾想,什么时候我能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手表呢?其实那时我还小得很,大约在学校里刚刚学会在钟表上识得时间。
时间一晃,至今二十多年过去。现在我早已拥有了一块自己的手表,进口的“西铁城”,价格不菲,比父亲的那块昂贵,比父亲的那块精美,我再也不用去钦羡那块老“上海”了。但这块手表我并没有戴几回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已经不再习惯戴手表。我甚至觉得生活在当下这个时代,拥不拥有一块手表其实真的不重要。手表的功能被手机取代了,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都难以否认,假若在一只手机和一块手表之间做出选择,估计不会有几人再去选手表了。就这样,我把自己的那块“西铁城”放在书橱的隔板上,一放就是好几年。
但是,我真的就不需要一块手表了吗?我问自己。
终于又一次回到老家,一进堂屋一眼就看见条几上的那座马头座钟。不觉地走上前打开抽屉,我又一次将父亲的那块手表拿在手里。老家是常回去的,老家里住着我放不下的父亲母亲,老家里同样还存有那么多让我放不下的回忆。但基本上每次回去都来去匆忙,细想想我已很久没有再看这块手表了。但它依然崭新如初,在我的眼里闪动着银白的光。我轻轻地抚摸着它润滑光洁的肌体,仿佛抚着这许多年匆匆流逝的时间,尘封的往事跃上心头,一时间感慨万千。是的,依旧是崭新的,这块老“上海”。但此时它在我的眼里,竟再没有二十多年前的那种敬畏又神圣的感觉。原来,那只是一块极为普通的机械表。童年时的感觉仿佛一场遥远的梦,但不变的是亲切和依恋。
我长久地注视着它,那块老“上海”,尽管它的三根表针早已停止了走动。物件原来也会衰老的,我想。一如我日渐年迈的父亲母亲,他们静静地在时光里劳作或休憩,一年年,时间看不见也摸不着,但谁也无力将它追回。我这才意识到,其实我是真的需要一块手表,只不过并不是书橱里的那块“西铁城”。
回县城的时候,征得母亲的同意,我将父亲的那块老“上海”装进了手提包里。我想好了,我要将它和我自己的那块“西铁城”一块儿放在书橱里。我知道,一个人活在世上,总有一些物件是值得一生去珍存的。
东方亦鸣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