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那一年,儿子参加高考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“击鼓传花”与“众人拾柴”
 “破窗效应”与“补窗行为”
 莫把“空中炸弹”当儿戏
 安全管理岂能“捂盖子”
 景区讲解不能“戏说”历史
 要让习惯性违章不再被“习惯”
县区传真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 谢家集区基层党建述职评议严把三关
那一年,儿子参加高考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6-8 9:51:38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“麟麟疲倦了,眼睛小;眼睛小,要睡觉,爸爸就在摇篮边,把摇篮摇……”
听着这首熟悉的《摇篮曲》曲调,你再也不会想到,我那儿子麟麟,不是周岁左右的婴幼儿,而是十八岁的小伙子,其个头,已经比我这身高一米八的爸爸也高出几公分了。
儿子从幼儿园起,睡眠就不好,午觉总是睡不着,晚上总是因特别兴奋而难以入睡。临近高考了,为了他的睡眠,我们夫妇真是绞尽脑汁:想方设法买了这种药那种药,有国产的,有进口的;陪着他晚上一起跑步,希望他倦而思睡……然而,一切都没有明显的效果。这不,越近高考,他越是担心睡不着,就越是难入眠。高考的那几天,我们夫妇每晚都在儿子的卧室外凝神谛听:儿子有没有因睡不着而不断翻身?时近午夜,儿子叹息一声:“爸爸,我睡不着。”于是我轻轻地进入他的房间,蜷缩在他的里床,安慰道:“别担心,爸爸哄你睡。”于是,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,我一边有规律地在他的腰腹部轻轻拍打,一边哼起那十几年未哼的被我改了歌词的《摇篮曲》;哼完了这一首,再哼另一首:“宝贝,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,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哪我的宝贝……”凭第六感觉,我知道妻子出去了,正在屋外巡回,努力地却又徒然地想消除一切过高的声源。一遍又一遍的摇篮曲哼累了,我又“一二三四五”地在心中默默地数数,不知数到几千几万,终于发觉:儿子不再翻身,呼吸也渐渐均匀。再过一会儿,谢天谢地,他终于睡着了!此时,往往已是凌晨两三点钟了。于是,我再悄悄地下床,轻轻地舒展一下早已累酸了的胳膊与麻木了的双腿。
高考前夕,我突然听说吸氧能使头脑清醒。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冒着大雨进药店,毫不犹豫地花60多元买了个氧气袋,送到校门口时,儿子的同学奇怪地问他:"呀,你爸爸让你带个大枕头进考场干啥?"我却在想,能让他头脑清醒一些,哪怕多考一分也好,这一分,说不定就是那关键的一分哪!尽管后来知道,儿子的分数,再高出十几分或低了十几分,对于录取都没有任何影响。然而,我一点也不懊悔。
儿子参加的那场高考,已经是十八九年前的往事了。但那年高考的一些细节,至今竟然都历历在目。我更忘不了的是:在儿子接到录取通知书的若干天后,我的一个朋友也来向我报喜。这条素来坚强的汉子,在这个巨大的喜讯面前哈哈大笑——一边笑,一边却有两颗泪珠溢出眼眶,变成两股细流,缓缓地流向面颊……

吴 桐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