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我的老父亲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污水莫流“外人田”
 由“法国中小学生禁用手机”想到的
 淮南,需要培育“马拉松精神”
 淮南也需要“老字号”
 “击鼓传花”与“众人拾柴”
 “破窗效应”与“补窗行为”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我的老父亲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8-7 8:55:12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算起来,我的老父亲已走了整整13年了。
在他生前有很多的故事感动着我。
1988年春节,我回家探亲,我为母亲买了好多礼物,只给父亲带回一箱矿里发的口子酒。从我记事起,父亲因在离家几百里的煤矿工作,没有时间关怀我的成长。1981年夏天,我考上大学后,可他就是不让我去上,说:“你没看见人家现在都争着当工人上班挣钱,反而会让老子为你再赔几年本!”后来经过前后院的叔叔、伯伯们反复劝说,才勉强让我上了有关煤矿生产的矿业学院。
从上学那天起,到矿里上班,就是因为那件事,我7年没有回家探望他。
过了年,见给我父亲的那箱口子酒,原封不动地放在柜橱里,就问:“爸,你怎么不喝酒?”
父亲说:“戒了。”
我们始终话很少。
回矿那天夜里,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天明时,望着厚厚的积雪,我愁道:“怎么走呢?公路离我们家还有三四里路呢。”
父亲边脱下外套边说:“到后山路口我已扫出一条小道,天冷,把我退休前矿里发的长统靴子穿上走吧,家有家规,矿有矿纪,不能超假!”
我猛然见到挂在老槐树上父亲在矿上穿的那件早已褪了色的军大衣,上面结满冰块。原来,父亲居然半夜起来在通往汽车站的乡村的道路上,为我扫出一条小道。
  
来到山坡下,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那年冬天,父亲从矿上探亲来家也下起了大雪,父亲就让我坐在他那宽厚的肩膀上,驮着我上学的情景,那时候父亲还很年轻,驮着我很轻松,如今他老了,陪我上下山有点气喘,我和他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,一种烘热的情感在我心里油然而生。那是我到矿上工作的第一年的春天,父亲在我的信上看到我要分到煤矿工作,走了三四里的山路,乘了汽车,又换火车,看到我的工作已稳定下来,从自己腰包里掏出40元钱,交给了我,就匆匆忙忙赶回老家的那班火车,说是怕影响我的工作。
“还生爸爸的气吗?”父亲抖了抖身上的积雪,说:“当年我没有让你上医学院,而现在上矿业大学,不比上医学院好吗?”
我的心情忽然沉重,父亲想起了这事。
“人只要有志气,终会有成功的一天。”父亲两颗浊泪闪在眼前。
去县城的汽车停在路口,我正要上车,父亲从衣袋里掏了一下,右手颤巍巍地拿着一叠钱递给我:“孩子,你回来买了不少东西,花了不少钱,顶你在矿上两个月的收入,你到矿上四五年了,也没添过什么东西。这钱,是我退休这几年同你妈省吃俭用下来的,你要结婚等着钱花,你就拿着用吧。”
“我不要,爸爸……”我感觉到心里一热,便一头钻进了汽车。

胡仲昌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