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倾听一滴乡愁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关键在于“为”
 “一元午餐”引发的思考
 两场关涉淮南文明的“表白”
 “荷花定律”与“创城质变”
 污水莫流“外人田”
 由“法国中小学生禁用手机”想到的
县区传真
 我市开展“质量月”专题宣传咨询活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倾听一滴乡愁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8-10-8 9:55:37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我是吃花生油长大的,所以无论走到哪里,对花生油总是情有独钟。
小时候最欢快的时光,除了过大年外,就非榨油莫属了。那时候村村都有榨油坊,每到秋收后农闲时,人们就开始榨油了。
榨油是件大事,马虎不得,因而榨油总是充满仪式感。师傅们总要把榨坊打扫得干干净净,然后选一个秋日高照的日子榨油,他们管开年的第一次榨油叫开榨。人们争相把花生晒干,除去土坷垃,挑出瘪花生,然后准备好柴禾,等着去榨油了。榨油匠忙着做准备工作,捆草衣子、上油箍、踩枯、上枯饼、排串、上楔子……仪式毕,开榨前的工序完成。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揭开木榨上的红布,榨油正式开始了。只听“咿呀——嘭嘭”的声音响起,三五位壮汉,戴着头巾,打着赤膊,齐心协力抬着撞杆往木榨的楔子上使劲撞去,发出震耳的撞击声。不久,金黄色的花生油冒了出来,像一条小溪流,缓缓流进油桶里。新鲜的还冒着热气的花生油,散发着特有的芳香,引得人们口舌生津。
我们最喜欢帮大人炒花生。一个大土灶,柴火旺旺的,一把木铲炒来炒去。当把秋天炒得香气四溢时,我们忙不迭去尝鲜了。灶里的花生,总是那么香,吃了一把还不过瘾,接着再抓一把,也顾不上烫手。我们脸上、手上常常有黑灰,一看就知道从榨坊里出来的。
我常常陪父亲榨油。油出得差不多,榨油匠就去休息。父亲总喜欢坐着油桶旁,泡一杯浓茶,静静地等着一滴滴的油,从花生饼里钻出来,滴在油桶里。有次父亲问我,听见花生油流淌的声音没?我竖着耳朵听了听,一点声音也没有。父亲却说他听到了,像泉水一般叮咚响呢,那声音真好听。我当时并没有在意,后来才明白,父亲劳作了大半年,在分享劳动果实时,倾听一滴花生油的声响,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。
榨油那天,必定要用新油炸粑。新小麦粉和成面团,发酵后就可以入锅。红色的火苗舔着黑黑的锅底,面团在油锅里冒着泡,发出滋滋的响声。炸好的粑金灿灿的,香气扑鼻,格外惹人馋。我们小孩子嘴里吃着,手里还要拿上几个,顾不得烫,边吃边吹气,吃得津津有味。
在县城工作后,就再也没有帮父亲榨油了。每年秋天,父亲总要送花生油来。我常常想起父亲听油滴下来的画面,每一滴花生油,都是一滴浓得化不开的乡愁。

赵自力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